北誓心

肥鼠一只,懒猫一头。
爱很多,不爱也很多。但还是爱多。
喜欢闹情绪,不过那是以前,虽然,刚刚还在闹情绪...
发奋起来画两张画,写几个字,看几眼男神...
嗯,真的非常懒,而且在向更懒的方向发展...

芒种,28℃,穿裙子很舒服,风穿过脚踝,缠绕膝盖,再一路冲进脖子里,微热的凉快。

昨天跑步一回来好累,就睡了,那今天补一篇昨日感想。
大哥哥突然发微信说好像病了,慢慢的,我第一反应其实是你在想我,我知道应该是这样的,然后我说,你是不是中暑了?要不要去医院?
我在期待着你娓娓道来的想我。
你说,你受不了了,你以为你可以忍受的,你原本不接受异地恋的,你的程度并不比我浅的...是,我明白,我懂,因为我也是同样的感受,我无法安慰你,就像我没办法安慰我自己,不想你。
你说,甚至拒绝外出,看到街上牵着手的情侣,总会把那个女孩子看成是我,你说,想要拥抱,食堂一起吃饭的是我。
我也是啊,大哥哥。或许每一对异地的恋人都是如此吧。强烈地思念着触摸不到的恋人,我们都距离那么远,伸出手也无法拥抱的距离。
你没有力气甚至快要窒息的声音好让人心疼,可是这个时候我却没有办法出现在你的面前,没办法把你的头藏在我的怀里,揉着你的头发跟你说,没关系,我还在呢。

下雨了,不很大,一点一点下。

今天是个不太阴的晴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