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誓心

肥鼠一只,懒猫一头。
爱很多,不爱也很多。但还是爱多。
喜欢闹情绪,不过那是以前,虽然,刚刚还在闹情绪...
发奋起来画两张画,写几个字,看几眼男神...
嗯,真的非常懒,而且在向更懒的方向发展...

我们只是路过万物,
像一阵风吹过。
万物对我们沉默,仿佛有一种默契。
也许,视我们半是耻辱,
半是难以言喻的希望。”
——里尔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