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浔

肥鼠一只,懒猫一头。
爱很多,不爱也很多。但还是爱多。
喜欢闹情绪,不过那是以前,虽然,刚刚还在闹情绪...
发奋起来画两张画,写几个字,看几眼男神...
嗯,真的非常懒,而且在向更懒的方向发展...

感觉活了
会哭会笑了
突然
又画着画着找着自己了
大半夜的

还有一天半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之前的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可以适应两盆水的生活的吧。三周,没有写什么日记,就这样一路被热晕然后过来了,真的到了结束,一切变得好快,时间变成以秒记数,思念和不安蔓延出来,长满心头。
看大家的朋友圈然后点赞成了习惯然后又消失不见,五点钟起床变成六七点都不愿意起来,吃很多变成满满吃不下,以为不会长痱子然后长了,以为不会感冒然后感冒了,以为自己身强力壮然后颓了。
以后不会有这么多人团在院子里生活这么久了吧,谁还会做饭给我们吃?面对离别无论多久始终是猝不及防的事情。再见了,或许不会再见。

一周

7.6实习回到杭州,收拾箱子整理衣服
7.7睡到七荤八素 晚上起来收拾自己去和支教负责人和学姐们吃肉蟹煲,本来想吃串串,奈何人太多
7.8出发天台县寺后村 整个行程基本毛有喘息,就这么开始了我的第一次支教生活,现在是第一周的周六,在宾馆洗好了热水澡坐在这里晾头发,感觉热水真幸福。但是两条腿真的被蚊子咬惨了,全是疤,所以下定决心就是痒死我也不挠了,看着好痛苦。

7.7号晚上其实整个人还是蒙逼的,完全对第二天没什么规划和想法,昏昏沉沉的想着比赛还没弄就睡了。第二天早上五点居然就醒了,依然热到炸,起来换了队服,化好妆,洗好剩下的衣服晾了出去,楼下找了小黄一路去学校门口取现金,然后一路骑到地铁站充卡,队服过于惹眼导致路人侧目,哈哈。又热又累回到寝室吹最后几分钟空调,看到群里的宝贝们开始陆续到了,我出门,遇到意意,一同出发,然后热炸。看到南门口大家很震惊,不过果然还有好多人没到,找队伍,拍照,巴拉巴拉。

突然想到
你作为一个连自己的人生都思考不清楚的女孩子
怎么有资格或者说怎么有能力去干扰或者进入另一个男孩子的生活呢?
万一你们都考虑不清楚,那不是更糟糕了。

佳玲收拾东西去实习了,夜深两个人都没睡
我还是迷茫无所知
今天开始一天画一张画吧
无论画什么
再说吧

一直觉得佳玲是天生地养的那种,父母的气息在她身上没什么痕迹,很有一种无畏的气息
很厉害很六的人

前途未知
未知

为什么让我陷入这样的难过
不想再慌张
不想再流浪
你不是远方,是地狱,醒一醒,不要睡去
画画,画进入,然后走出来,让以后的自己看到笑脸

你拦断的,不仅仅是你的路,还有我去见你的路啊

事情总是上赶着就来了,堆在一起,不留一口气喘息。
喜欢聊天,喜欢倾听,喜欢被需要被喜欢的感觉,是,自卑的我往往靠着感觉生活,这些大大小小的感觉支撑着我,让我感觉自己活着,快乐着。
挺渣的感觉吧。
自己也觉得自己挺婊气的。演得跟苦情剧一样,可是我真的容易习惯,容易舍不得,说一点感情没有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那些夜晚,那些聊过的天说过的话不可能说抹去就抹去的啊。好吧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人渣,这点我还是不怎么怀疑。
接下来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发展,说清了一切,反而放不下,你故意的,好难受。

野火,烧不尽我们的野生,野长

学会对一点点感情感激涕零是一种怎样的心酸?
我没有想到我会变成这样一种对极度微妙感情产生感激之情的人。越来越发现但凡出现一个对你有些许关心之情的人,一定要涌泉相报。比如室长的半壶水。
就算,不再打算付出什么感情,适当得投入一下,也会有些许暖意对不对?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曾在诗中这样描写桂花:“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