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浔

肥鼠一只,懒猫一头。
爱很多,不爱也很多。但还是爱多。
喜欢闹情绪,不过那是以前,虽然,刚刚还在闹情绪...
发奋起来画两张画,写几个字,看几眼男神...
嗯,真的非常懒,而且在向更懒的方向发展...

突然想到
你作为一个连自己的人生都思考不清楚的女孩子
怎么有资格或者说怎么有能力去干扰或者进入另一个男孩子的生活呢?
万一你们都考虑不清楚,那不是更糟糕了。

佳玲收拾东西去实习了,夜深两个人都没睡
我还是迷茫无所知
今天开始一天画一张画吧
无论画什么
再说吧

一直觉得佳玲是天生地养的那种,父母的气息在她身上没什么痕迹,很有一种无畏的气息
很厉害很六的人

前途未知
未知

为什么让我陷入这样的难过
不想再慌张
不想再流浪
你不是远方,是地狱,醒一醒,不要睡去
画画,画进入,然后走出来,让以后的自己看到笑脸

你拦断的,不仅仅是你的路,还有我去见你的路啊

事情总是上赶着就来了,堆在一起,不留一口气喘息。
喜欢聊天,喜欢倾听,喜欢被需要被喜欢的感觉,是,自卑的我往往靠着感觉生活,这些大大小小的感觉支撑着我,让我感觉自己活着,快乐着。
挺渣的感觉吧。
自己也觉得自己挺婊气的。演得跟苦情剧一样,可是我真的容易习惯,容易舍不得,说一点感情没有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那些夜晚,那些聊过的天说过的话不可能说抹去就抹去的啊。好吧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人渣,这点我还是不怎么怀疑。
接下来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发展,说清了一切,反而放不下,你故意的,好难受。

野火,烧不尽我们的野生,野长

学会对一点点感情感激涕零是一种怎样的心酸?
我没有想到我会变成这样一种对极度微妙感情产生感激之情的人。越来越发现但凡出现一个对你有些许关心之情的人,一定要涌泉相报。比如室长的半壶水。
就算,不再打算付出什么感情,适当得投入一下,也会有些许暖意对不对?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曾在诗中这样描写桂花:“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花落花开不间断,春来春去不相关。

怨复怨兮远山曲,
去复去兮长河湄。

看向往的生活这个节目,看电视里人们的友情,想着,太认真会被伤这个事情,会不会是因为不够认真,而自己以为认真了,没有走到美满的借口呢?
如若非常认真,恰恰会应了那句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假不分,也就无所谓有无了呢?